Model.PhotoNote

分享

       
瀏覽人次:545

2020-09-24

過去談數位化、數位轉型,大家感覺不強烈,新冠疫情改變民眾的工作和生活型態,不能出國,跨國的視訊會議就變成必要的手段,如市場所言,「疫後二、三個月對資訊化的需求,相當於過去兩年資訊化的速度」,可見各公司行號對於資訊化、數位化已有普遍的認知。然而,數位化就等於數位轉型?其實,這兩者不必然畫上等號。

產生新的服務價值 提升顧客體驗

資訊軟體協會理事長沈柏延釐清這兩者的不同,「數位化是硬體方面的提升,數位轉型則是老闆在經營環境的變化中,感受到機會或威脅,覺得公司應該怎樣的轉變,有了三、五年的目標之後,再選擇資訊系統來支持,才叫做數位轉型」,而數位轉型通常伴隨新價值、新服務的出現。

他打趣地以叫化子來說明,叫化子在廟口乞討,過去都是用碗公,如今叫化子與時俱進,改用手機QR Cord,乞討流程改變,並沒有提供新的服務價值,這是數位化。相對的,如果這個叫化子樹立自己的品牌,堅持只要五毛,少於五毛則不收,多於五毛,手機功能會自動找回,另一個叫化子覺得新奇,有意願加盟這個商業模式,產生新的價值及服務,就可稱為數位轉型。

數位轉型大致可分為四種,新的商業模式、營運優越、顧客體驗提升、生態供應鏈整合等,採取哪一種方式做數位轉型,因產業及上下游位置而有不同。舉例來說,某餐廳老闆擁有二十個門市,疫情來襲,無法群聚用餐,他改成線上訂餐外送,聚焦在五、六個最熱門的餐點,由中央廚房直接出貨配送給客戶,原本餐飲的POS機導入中央廚房管理系統,訂餐、進貨、製程、配送全由中央管理系統包辦,產生新的商業模式。

再譬如生活百貨的寶雅,上千種產品都不是自己生產,如果是自己備貨、訂貨,無法預估市場的銷售量,肯定大虧,現在每一個供應商都可在系統看到銷貨量,並依據地區及市場偏好,自行進貨、補貨,即可避免庫存的壓力,當中的供應鏈管理就是寶雅最核心的競爭力。

顧客新的體驗,像是銀行、保險、電信業,以顧客為中心,把需求整合在資訊系統提供新的服務,都算是數位轉型。以這次新冠疫情來說,健保卡就發揮很大的功能,過去健保卡只是就醫紀錄,整合出入境管理局系統之後,健保卡一刷,即可知道近期內出國旅遊紀錄,對防疫有莫大的幫助,即是兩個資料整合所產生的新價值。

數位轉型的關鍵在軟體

沈柏延還談到一個重要的觀念,「數位轉型的關鍵在軟體,硬體是搭配軟體的實現」,過去我們說到生產線,運輸線拉起來、用機器人取代人力,產品從這一站進到下一站,這是製程自動化概念,並不是數位轉型,真正的數位轉型是「流程的自動化、資料庫整合的自動化、數據分析的自動化」,是一個看不到的東西,因此很多企業家一代很難捉摸體會。

舉例來說,有個金屬製品工廠,生產線有六台車床,表面看來,半成品從一個站進到下一個站,但是背後的資料、切割數據、翻轉角度,全都由軟體在控制,甚至大到整個供應鏈,譬如一支iPhone幾千個零組件,如何知道來料,預估明日要做多少量,中間的控制,其實都是軟體在運作。

銷售通路也是如此,寶成工業旗下的寶勝國際,在中國大陸有一萬個門市,負責銷售Nike運動鞋及周邊商品,成都、上海、湖北等各級城市,大街、小鎮、百貨商場等各地銷售量皆不同,一個數字錯誤,損失是幾個億在算,背後的銷售預測、KPI值、促銷、備貨都是數據,都是軟體。

經營者感受到新的機會或威脅

企業要怎麼開使數位轉型?沈柏延直言,「老闆才是說故事的人」,公司的部門各擁山頭,要串起來不容易,每家公司組織性能不同,老闆感受到危機感(或新的機會),知道三、五年後要做什麼,要把公司帶到什麼樣新的服務價值,談數位轉型才有意義。

整體來說,數位轉型需要四種人才,一、說故事的人才:幫老闆描繪新的服務價值趨向;二、資訊技術人才:這一方面,通常中小企業很缺乏,還是可以外包給資訊公司來完成;三、數據分析人才:資料分析、數據價值、資料的前後因果關係;四、流程整合人才:有時AI、數據分析、資料收集等跨領域的整合,創造出新的語言、新的定義,就可能與數位轉型有關,像是健保局、出入境管理局兩種不同的資料庫整合而產生新的服務價值。

數位轉型對於財力優渥的上市櫃公司較不成問題,對於台灣一百多萬家的中小企業來說卻窒礙難行,原因在於多數老闆觀望政府是否補助,其次是第一代老闆對資訊化、數位化不了解,企業二代雖然了解數位化、數位轉型的重要,因交棒速度緩慢,延遲中小企業數位轉型的進度。

勢在必行 由小範圍推到全面施作

「一般公司經費有限,不必然大規模實施,可由示範點先嘗試」,由小範圍推到全面施作,沈柏延也強調,數位化、數位轉型並不是浪費,早做晚做都是要做,老闆不要太精算,覺得要有產出或補助才肯投入,讓公司幹部及同仁嘗試轉型過程,對人才提升及後續營運有絕對的幫助。

台灣在數位轉型相當具有優勢,一方面是台灣有頂尖的產業做為基底,像是製造業、醫療、農業等,另一方面是ICT技術的活絡,兩者結合產生不少新的應用及服務。以農業來說,交通大學林一平副校長推行智慧農業,溫室栽種番茄,採用IOT環控溫度、濕度及養分,種出來的番茄都相當的優質。生產履歷不全然用在農業上,汽車大廠如豐田、BMW、賓士等代工廠零件出問題,車廠在短時間內召回車輛維修保養,也是ICT及數位轉型非常好的案例。

大廠帶頭做 供應鏈動起來

然而,數位轉型不單是一家公司責任,而是整個供應鏈的問題,政府用力呼籲還不如大廠帶頭效應,沈柏延指出,一家營收五百億的公司,供應商少者五百家、多則上千家,大廠在製程、品質、交期的要求,數位化讓資訊流程更透明,「小廠要大廠的訂單」,會慢慢跟上數位轉型的腳步,才是有效的解決方式。

資訊軟體協會站在數位轉型的浪頭,當然不會置身事外,沈柏延說,軟協是五、六百家資訊軟體公司所組成的協會,是技術端、解決方案端,今年協會成立數位轉型促進會,會多方與產業面需求端合作,像是機械工會、電電公會和其他工商協進會,透過案例分享及會員交流,加速台灣數位轉型推動。

沈柏延

現職:中華民國資訊軟體協會理事長(15屆)

台灣數位鑑識發展協會(ACFD)理事

大同世界科技公司董事長兼策略長

大世科技(上海)公司董事長

群輝商務科技公司董事長

大同大學董事

大同校友總會常務理事

學歷:國立政治大學科智所博士候選人

國立政治大學科管所碩士

經歷:大同世界科技公司總經理

中華民國資訊軟體協會理事(13, 14屆)

私立大同高中校友會理事長(1,2屆)

臺灣客服中心發展協會(TCCDA)理事

專長:ICT資訊應用系統規劃導入

企業數位轉型諮詢顧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