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l.PhotoNote

分享

       
瀏覽人次:600

2021-07-12

馬斯克又捲入了新麻煩。這位科技圈名人將作為被告出席五年前一項收購案的庭審。若被判敗訴,他需要花費的賠償額可能超過26億美元。

5年前,特斯拉收購了太陽能電池板製造商Solarcity。股東們指稱,馬斯克利用他對特斯拉的控制權,迫使該公司在2016年拯救SolarCity,以讓這家公司以及馬斯克自己在該公司的投資免於破產。負責此案的工會養老基金和資產管理公司希望,馬斯克向特斯拉償還26億美元的交易成本,並放棄他在SolarCity股票上的利潤。如果他們獲勝,這將是針對個人的金額最大判決之一。

德拉威爾明頓市大法官法庭在審判中,將用以下依據來判定結果:既在特斯拉收購SolarCity的交易中,作為當時特斯拉的董事長和CEO在過程中,是否以犧牲特斯拉及其少數股東的利益為代價,從這筆交易中獲利。

杜蘭大學法學院教授安·利普頓說:「我認為,法院將很難忽視一項現實,就是伊隆·馬斯克以及他與特斯拉的關係。」她說,鑒於馬斯克的名人地位、他與特斯拉董事會成員的個人關係,以及這些董事會成員與SolarCity的財務關係,此案可能呈現出不尋常的情況。「把這一切放在一起,馬斯克足以算作控股股東。」她說。

除了曾經的賈伯斯以外,很少有高階主管能像馬斯克那樣,對自己公司的形象起到光環作用。他以嘲弄監管者、與反對者作鬥爭,並親自與他的5700萬推特粉絲頻繁互動而聞名。「我們高度依賴特斯拉的技術人員,和我們的執行長馬斯克的服務。」特斯拉的2020年年度報告寫道。

原告的那些股東們稱,馬斯克推動了這樁收購,甚至推動特斯拉董事會提高而不是降低SolarCity的價格,這令人對其動機有所懷疑。根據法庭記錄,較高的價格使馬斯克受益,他是SolarCity的最大股東,擁有約22%的股份,還有特斯拉董事會的四名成員,他們直接或間接擁有SolarCity的股票。

上述的四名董事會成員,去年以6000萬美元的價格解決了法庭對他們的指控,但並沒有承認任何過錯。原告還稱,這筆交易使馬斯克的兩個表兄弟Lyndon Rive和Peter Rive創立的SolarCity免於破產。而馬斯克的供述則與原告不符。他表示,他在特斯拉收購SolarCity時「完全迴避」了董事會的談判,是其它特斯拉股東投票批准了這項交易。另一方面,這筆收購是他的「總體計劃第二部分」的核心,該計劃旨在將可持續的太陽能與電動自動駕駛汽車相結合。他曾說,原告所看到的所謂「控制交易」的證據,不過是對其高壓的管理政策感到不滿。

馬斯克的律師在一份法庭文件中寫道:「如果按照其自然結論,幾乎所有擁有少數股權的親力親為和鼓舞人心的CEO,都將被視為操控者。」法律專家表示,如果主持這場庭審的副大法官斯萊特認定,馬斯克是控股股東,那麼馬斯克就要證明SolarCity的交易符合「整體公平」標準的高標準,該標準審查過程和價格。馬斯克在法庭文件中指出,SolarCity交易對特斯拉股東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成功,該文件表明該交易不僅是公平的,而且是一個福音。

特斯拉在2020年拆分其股票後,已經從2016年11月交易結束時的每股37美元附近,上升到當前的650美元左右。眼下,馬斯克作為兩家公司的股東,在處理這項收購案時是否完全中立,是這起案件的最關鍵議題。

本文為界面新聞授權刊登,原文標題為「馬斯克被指在收購Solarcity時「中飽私囊」,或面臨26億美元賠償

照片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

關鍵字: 特斯拉 馬斯克 收購案 太陽能電池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