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l.PhotoNote

分享

       
瀏覽人次:1382

2021-08-04

投信搶回盤面主導權

7 月份對於許多散戶投資人來講是今年最難操作的一個月,原本只要無腦多就可以獲得暴利的航海王、鋼鐵人,突然陷入多殺多的景象,但對於投信法人來講,7 月份卻是他們搶回盤面主導的一個月,由於散戶及內資中實戶的影響力大增,以航運為首的傳產股在 Q2 上演了有如美股 WSB 概念股的現象,法人從 6 月初開始就不敢再繼續買進,且持續減碼傳產股,國外同類型的股票也轉入區間震盪,但台灣航運股卻在散戶大軍的推升下,短短 1 個半月飆漲 100%,導致投信買超的股票乏人問津,一直到近期航運股翻船,部分撤出傳產的內資,才開始關注投信認養的股票,盤面主導權逐漸回到投信手上,以中小型電子股為主的櫃買指數,有在這波資金大遷徙下,逆勢加權指數創下波段新高。

集中火力拉抬本夢比

在航運股壟斷台股 50% 成交金額的時候,投信曾嘗試買進低本益比的蘋概相關電子股,但股價也僅在投信買超的投幾天強勢,隨著投信建倉完畢,這些股票缺乏當沖、隔日沖大戶及散戶大軍進場,很快就人氣渙散,量能萎縮、型態轉弱,於是投信直接放棄財報選股,轉戰 2022 ~ 2023 年有想像空間的題材股,原本法人對題材股的定義,還侷限在今(2021)年下半有實質營收貢獻的伺服器相關 IC 設計類股身上,到後來直接把銀彈集中到功率半導體、MCU、車用二極體這些與車用半導體及電動車相關的股票身上,過去行情總是雷聲大雨點小的第三代半導體題材,竟意外在內資從航運撤出後,成功拉出了 2018 年漲價概念股風潮以來,最成功的一次多頭走勢。

個股股性出現變化

雖然車用及功率半導體題材,每次遇到資金浪潮時,都令人匪夷所思的本益比及短線漲幅,但這次行情中,還是出現了一些部份依靠基本面推動,或過去被基本面派長期看好,卻股價牛皮的股票,也跟著股性大變的情況,比如從 2019 年就不斷被看好的車用二極體大廠朋程(8255),以及去(2020)年收購日本松下半導體,原本以為要到 2023 年才能轉虧為盈,卻提早在今年 Q2 轉虧為盈,5 月繳出單月 EPS 0.68 元,給外界明年有機會賺 10 元想像的 MCU 廠新唐(4919),這些都還在基本面派可以接受的範圍內,但營收 70% 依靠認列轉投資嘉晶(3016)的漢磊(3707),才是這波飆漲最兇悍的題材股,而攤開這間公司的資產負債表,每一季度幾乎都是在取消信用交易的臨界點之間玩火。

(圖片來源 : 籌碼 K 線) (註 : 以上僅為數據揭露,無推介買賣之意,投資人須自負交易風險)

完全沒在看財報的漢磊(3707)

漢磊(3707)從 2019Q4 之後淨值就跌破 11 元,按照規定,淨值跌破 10 元就必須取消信用交易,之後該公司從連續 6 個季度虧損,淨值卻奇蹟般的撐在 10 元之上,2020Q4 更是在 10.03 元的邊緣線,但即便如此,漢磊(3707)股價今年以來就一直保持在 50 元上下,因為市場上不斷傳出漢磊(3707)的利多,首先是 4 月份車用半導體嚴重缺貨時,傳聞英飛凌跑去漢磊包產能,雖然從營收來看,實在看不出英飛凌包產能有多大的貢獻,不過隨著 7 月份資金重回車用半導體,漢磊(3707)又出現新的題材,未來車用光達將導入氮化鎵元件,除了可以降低光達的體積,光達大電壓的特性也適合用氮化鎵,而攤開漢磊(3707)的的董監持股,裡面赫然出現當年漢微科的母公司漢民科技,因此投信對此趨之若鶩,既然是曾經創造股后的集團,長線佈局技術就不需要看財報了,在題材及過去的成功經歷面前,財報都變成了落後指標。

下圖:漢磊(3707)財務比率

(圖片來源 : Cmoney) (註 : 以上僅為數據揭露,無推介買賣之意,投資人須自負交易風險)

投信不會賣在最高點

投信跟單法如果買在行情剛發動時,效果往往非常顯著,因為投信算是少數無法用換分點隱藏,且必須每日公告自己進出的主力,但如果跟著投信賣超來決定出場時機,則會發生股價從高檔回落一大段之後才出場的狀況,首先,每一支股票都有做長線的經理人及做波段的經理人,即便是每一支基金,也都有分長線部位及短線部位,透過做波段的短線部位來保護長線部位走勢不如預期的風險,假設一支甲股票 A 基金在 1 月份進場建立長線部位,由於買進時的買盤,股價出現上漲,於是 B 基金也買進甲股票作為波段操作,假如這支股票開頭幾家法人及中實戶的力拱下,成功拉出波段,就會吸引更多短線資金進場,漲勢更為兇猛,但如果想跟著這些投信賣在最高點,那麼難度就大增了,首先這些進場的法人,有的是對該公司研究透徹的、有的是跟風做動能的,還有的是手上沒有同業都有,不買績效就會輸人,被逼著買進,他們進場時一起敲進,出場時的理由卻都不同。

投信大幅回檔才減碼

每當股價炒熱到相對高點時,場內法人形形色色,有些懼高症的投信,會選擇在股價還沒有轉弱時就賣出,投資人如果跟著照做,有時候就會發生股價賣在半山腰的狀況,但如果要等到所有投信都開始拋售時才跟著砍,此時的股價通常都已從高檔回落 20% ~ 30%,因此進場時可以參考投信買賣超,但出場時,投信買賣超的參考價值就要降低,而是用最簡單的價量來做進出場的衡量,投信因為內規較多,靈活度不如中實戶跟部分手腳快的散戶,往往股價做頭發現拱不上去後,才開始出脫,而非法人的聰明資金,則可以在盤中型態轉弱時,就憑直覺市價砍倉。

(圖片來源 : 籌碼 K 線) (註 : 以上僅為數據揭露,無推介買賣之意,投資人須自負交易風險)

題材股漲多後,基本面因素必須淡化

回到本文的重點,既然上漲的題材是第三代半導體、電動車這些可以看到 2 ~ 3 年的願景,為何在操作時卻仍要關注價量?首先,如果是一個佛系投資人,看好特定產業,買了就完全不管,那麼確實不需要太關注股價的變化,不過即便是近期頻創新高的漢磊(3707),也曾經在 2018 年從 20 元漲到 40 元後,跟著漲價概念股大崩盤,接下來 2 年都在 20 ~ 25 元震盪,如果不是因為這次投信鎖定功率半導體為題材拉抬,以漢磊(3707)的財報表現,繼續待在 25 元盤整也不是不行,因此,一個追求資金效率且不斷跟著法人大部隊移動的投資人,在跟單投信時就必須知道 2 件事

1.追逐法人資金及動能就是在追高,追高就要有股價可能大幅回檔的心理準備,用 5 日均線、10日均線是否有撐作為出場依據才能跑的比投信快

2.題材股漲多後,基本面、產業面消息都變成是炒熱氣氛的工具,作為進出場決策的因子必須淡化

(圖片來源 : 籌碼 K 線) (註 : 以上僅為數據揭露,無推介買賣之意,投資人須自負交易風險)

東和鋼鐵(2006)

型鋼大廠東和鋼鐵(2006),筆者在 3/2 「台商回流受惠股,Q4 獲利爆發 EPS 上看 1.2 元」一文中介紹過,當時股價 36 元,2 ~ 4 月份領先整個鋼鐵族群提前上漲,投信持股比率也從 3 月初的 1%,到 4 月底上升至 4.3%,股價也一路上攻到最高 64.7 元,5 月份之後東和鋼鐵(2006)股價從 60 元大幅修正至 40 元,之後 2 個半月在 45 ~ 50 元之間震盪,而仔細觀察 4 月底、5月初東和鋼鐵(2006)股價走勢及投信買賣超,會發現東和鋼鐵(2006)初跌段期間,投信並沒有大量賣出,反而是股價大跌 30% 後,投信才開始大量減碼,如果跟著投信出場,根本不可能賣在 60 元左右的價位,因此東和鋼鐵(2006)出場條件可以設定兩種

1.該公司過去 10 年本益比河流圖都在 15 倍上下移動,保守預估 2021 年 EPS 4 元下,60 元其實已經到價,不用等投信賣超就可以先行離場。

2. 4/19 ~ 5/3 十個交易日內,股價都在 60 元上下震盪,此時投信仍持續買超,5 日均線卻已經鈍化,甚至同步跌破 5 日及 10 日均線,此時除非股價帶量突破前高,不然即便投信還在場內,也無法阻止股價的下跌。也就是說,進場時透過基本面、籌碼面,提高買在起漲點的機率,出場時卻要盡量簡化,因為股價只要失去買盤,就可能開始下跌,用太多複雜的工具,反而會錯失賣在相對高點的機會。

(圖片來源 : 籌碼 K 線) (註 : 以上僅為數據揭露,無推介買賣之意,投資人須自負交易風險)

用短線保護長線

很多價值投資人選定一個標的之後,就會重壓並不管股價震盪持有,但這樣做其實蘊含很大的風險,試想,2019 年的我們,連 2020 年會爆發 Covid-19 都無法預測,又怎麼能夠買進一支股票後,完全的「預測」它接下來 2 年的走勢?又比如 2021 年 6 ~ 7 月美國中概股因為監管疑慮崩盤,但在半年之前,卻是有一大票投資人重倉買進長期持有,抱股 6 個月後出現 -90% 的驚悚報酬率,因此將資金分成兩個部分,用短線波段來保護長線部位(長線部位不應大於短線部位比重),除了可以確保每年的報酬率穩定輸出,也可以避免長投標的外在環境發生超出預期的不利變化時,整體資金規模及報酬率不至於重傷

延伸閱讀

關鍵字: 漢磊 半導體 台積電 投信 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