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瀏覽人次:3526

2016-08-18

檢視持股 第二季財報好壞是關鍵  工業電腦與航太族群 長線有藍天57104

台股本波段從五二○起漲至今已十三周,從去年低點七二○三起漲至今也即將進入第十三個月,值此九二○○點附近的相對高檔位置,適逢第二季財報全數公告,先不論十三這個數字吉不吉祥,都得停下腳步檢視財報是否符合預期與國際大環境的現況,能否支持台股繼續挑戰九五至尊(九五○○點),甚至萬丈光芒(萬點)。

美聯準會小心翼翼 沒有升息急迫性

當然,最重要的全球指標就是美股的表現。近期美股屢創新高,激勵資金追求高回報資產,引領全球股市震盪趨堅。游資肆無忌憚的主要原因在於:市場篤定美國聯準會在美國十一月總統大選前不會升息。若由近期公布的經濟數據觀察,可了解市場的預期不是非理性的無的放矢。

日前美國商務部公布七月零售銷售額,經季節調整後與六月持平為四五七七.三億美元,低於市場預期的月增○.五%。扣除汽車項目後還呈現月減○.三%,也不如市場預估的月增○.一%,幸好年增率還是正成長二.三%。其次,美國七月

PPI
理周小學堂

【PPI】生產者物價指數(Producer Price Index),反映廠商原材料成本的經濟指數。
經季調後月減○.四%,亦低於市場預估的月增○.一%。扣除波動性大的食品和能源項目後,七月的核心PPI月減○.三%,也未達經濟學家預期的月增○.二%,若與去年同月相比,七月PPI仍是減少○.二%。

另外,攸關未來景氣強度的八月消費者信心指數,則由九十點略升至九十.四,以上數據皆未達市場預期。顯然,美國經濟增長強度確實出現干擾因子,讓
Fed
理周小學堂

【Fed】中文一般翻成「聯準會」或者是「聯邦準備理事會」。簡單來說,Fed就是美國的中央銀行,而理事會就是決定央行政策的最高機關。因為美元是全世界最重要的貨幣,任何對美元的升值貶值、升息降息,都會影響全球的經濟,所以每次當 Fed 要做出決定時,全世界的所有金融相關工作者都會緊盯著看。
沒有升息的急迫性。連Fed前主席柏南克(Ben Bernanke)都在部落格發文指出,由於Fed近幾年來經濟預測經常失準,且普遍有高估的情況,Fed將引以為戒,短期內都不會升息。

看製造業存貨率 景氣風險露端倪

現階段全球處於美國升息議題的空窗期,而市場資金存量又不斷膨脹,股市自然是欲小不易。撇開資金行情不談,一樣是九千點以上的位階,相較於去年,台灣景氣基本面的風險卻有不同。

根據經濟部統計數據,六月製造業存貨率降至六七.三四%,創下二○一五年二月以來最低,其中台灣出口最大宗的電子零組件業(含半導體、面板)已降至四三.九五%。

經濟部官員表示,目前存貨率已接近六五%的正常水準,若未來兩個月仍持續這個趨勢,必定可以帶動生產,讓景氣進一步擴張。我們為什麼要提
存貨率
理周小學堂

【存貨率】存貨周轉率是企業一定時期主營業務成本與平均存貨餘額的比率。用於反映存貨的周轉速度,即存貨的流動性及存貨資金占用量是否合理,促使企業在保證生產經營連續性的同時,提高資金的使用效率,增強企業的短期償債能力。存貨周轉率是企業營運能力分析的重要指標之一,在企業管理決策中被廣泛地使用。存貨周轉率不僅可以用來衡量企業生產經營各環節中存貨運營效率,而且還被用來評價企業的經營業績,反映企業的績效。
,主因是要比較、推敲「短期的未來」之景氣風險,提供投資人作宏觀思考。

為何存貨率這項指標能提前反映景氣趨軟,而讓投資人有所警惕呢?這是因為企業為縮短交貨時間以爭取訂單,通常會維持安全庫存,當廠商的預期與銷售狀況一致,存貨率不會有太大變化,但當景氣轉弱,與廠商預期有出入時,剛開始製造商不會立即減產,因此從生產面還看不出景氣趨緩,唯存貨率已悄然走高,提前示警。

相反的,當景氣自谷底回升,由於景氣的不確定及廠商的保守慣性,產能利用率仍低,存貨消化速度轉快,存貨率便會連續下滑,這時景氣正呈穩健復甦。當廠商發現產能無法供應未來訂單需求時,便會投資擴充生產設備,以維持安全庫存,屆時市場才普遍感受景氣復甦,存貨率會再度處於平穩狀態。

台灣十多年來庫存與景氣的走勢正是如此,例如,二○○○年景氣尚稱良好之際,存貨率於年底升至七六.五六%,二○○一年一月更高達八六.三九%,結果二○○一年經濟果然大壞;二○○八年存貨率由一月五七.八六%一路攀高至八月已達七二.○八%,隨後出現金融海嘯。

二○○九年台灣發放消費券後,所有製造業仍保守看待景氣,而七月存貨率已降至五八.九%,次年經濟成長超過一○%;今年五、六月工業生產止跌回升伴隨著存貨率降低,隨後七月出口就見春燕。

Q2財報 工業電腦表現優

以目前製造業存貨率六七.三四%來看,一樣是九千點以上的位階,相較於去年,景氣風險相對較低。接下來只是選股的問題,而第二季財報的好壞是檢視持股的關鍵之一。

除了市場熟悉的台灣50成份股以外,第二季財報中與工業四.○相關的工業電腦次族群表現優異,整體獲利成長算是較整齊的次族群之一。由於工業電腦應用領域廣泛,幾乎全屬客製化規格,少量多樣,剛好突顯台灣的製造彈性優勢,門檻高毛利也高,與中國大陸擅長的大規模製造不同,在未來工業智能化的過程,發展空間不可小覷。

例如安勤(3479),第二季合併營收為十三.五二億元,年增五二.三%,為歷史第三高水準。主要受惠來自美國市場的醫療IPC及零售POS之ODM新訂單持續挹注,累計營收二七.五三億元,大幅成長四七%。上半年毛利率二六.三六%,優於去年同期的二五.三一%,營益率為九.六六%,也遠高於去年同期的七.○一%;上半年稅後盈餘為二.○八億元,年增一三一%,EPS三.○五元。

第三季營收受醫療IPC及零售POS ODM專案出貨高峰期已過,營收將比第二季下滑約五%,但第四季博弈機及物聯網IPC專案新訂單將會陸續出貨,且預期與大股東仁寶合作開發及代工生產的跑步機及投票機PPC等IPC新訂單拉貨量也將逐漸增加,未來將陸續開發mPOS、工業四.○自動化IPC、車聯網IPC、醫療/健身器材IPC,第三季股價拉回反而創造機會,預期第四季營收將可回升到第二季水準以上。

其他如廣積(8050)、樺漢(6414)、立端(6245)等公司,產品應用雖不同領域,但發展空間能見度高,第三季若股價拉回,也可留意適當的切入機會。

航太族群長線看好

台股次族群中,也有未來發展能見度超高的產業,短暫營收的拉回不礙於長線發展,那就是航太零組件的製造廠。眾所周知,台股的汽車電子族群中不乏高價股,常態性的享有高本益比,除了高成長性因素以外,主要因進入門檻高、認證時間長,產生了進入障礙。但若是與航太零組件的進入門檻比卻又矮了一截,新廠商要切入,單是反覆測試、認證、廠房勘驗等等,平均時間長達約七年以上,即便合格了,訂單也是由小量逐步放大。相對的,只要切入供應鏈就不易被取代,這不只有飛安問題,也有國安顧慮。

新政府力推五大創新產業,其中,國防產業盼「國機國造」。航太零組件加工代表一個國家之技術能力,航空業門檻高,一旦獲得認證後,整合國內相關產業供應鏈,其附加價值立刻提昇,根據波音公司最新預估,未來二十年全球航空產業產值高達五.五七兆美元,顯見很有發展空間。

例如寶一(8222),目前主要從事航空引擎相關零組件製造,佔九九%,火力發電客戶則佔不到一%。寶一為PW、SNECMA Tear 1 供應商,以及Honeywell、GE、Rolls Royce Tier 2 供應商,Tear 1 供應商佔營收比重約七○~八○%,主要來自SNECMA,PW佔五%左右,火力發電客戶則為三菱重工。雖然第二季營收滑落,只是等待末端組裝出貨的進度,並非訂單流失。

寶一航太產品主要著重在引擎後段(燃燒段、渦輪段),技術層次較高,以產品加工面來看,可分為機械加工、薄鈑加工以及特殊製程,而寶一主要著重在薄鈑加工以及特殊製程,以產品比重來看,組合件佔五六%、冷卻片佔一四%、環形件佔二三%、其他佔七%;寶一在Leap系列以及PW1000系列引擎皆有取得訂單,目前僅部分交件,營收貢獻仍主要來自CFM56,新一代單走道飛機引擎將於二○一七~二○一八年逐步放量,明年大幅成長可期,市場未來將賦予高本益比,近期股價拉回對投資人而言是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