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瀏覽人次:526

2012-05-22

明年初東協加一這個全球人數最多的自由貿易區即將開張,而野心更大的計畫已經推出:這個自由貿易區要加入日、韓、紐、澳等國,而組成東亞共同體,囊括全球一半的人口與三分之一的產值,等於占有了半個人類世界。但身在其核心的台灣,兩個都吃了閉門羹:我們會被包圍在一個沒有台灣的東亞共同體之中,卻四顧無援。

台灣向來依貿易為命脈,金融海嘯之前,經濟成長率有8成靠出超的貢獻,誰敢想像一旦整個東亞市場利用關稅上的差異將我們逐出門外,台灣的生存空間將何求?
這個錯誤的造成,應亦可歸為歷史的共業;從李登輝的戒急用忍到陳水扁的鎖國政策,海峽風雲日亟,對岸在政治上與經濟上都強力杯葛我們與貿易夥伴之間的進一步合作交流,因而20年間台灣日陷孤立困境。

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就是馬政府上任之後力圖跳脫困境的敲門磚。當兩岸關係和緩、合作增進,至少在全球人口規模最大的單一市場裡,我們可有一席之地。

而且一旦雙方簽署ECFA,與其他貿易夥伴之間的各種形式自由貿易協定(FTA),就出現了轉圜的空間;這對我們尤其緊要。因為如果四面包圍,只留下向西一個出口,則無路可走的台灣勢必全力投入對岸的懷抱,為經濟與政治自主構成無比巨大的威脅;唯賴與美、歐、日等其他經濟強權的等距、等比開放,我們方能左右逢源,立於不敗之地。

必是基於此一考量,日前與美方協商美國牛肉進口時,我們乃步步後退、國門洞開,讓美方獲得最大的勝利,而馬政府則揹上喪權辱國、不恤民命的罵名。

如果這一切犧牲退讓、忍辱負重,真能換得美國與我簽署幾與ECFA相當的貿易與投資架構協定(TIFA),而使我們打破僵局,與全球首強建立自由貿易關係;這一塊敲門磚的確足以打開我們與日本、歐盟、新加坡之間無法建立FTA的障礙。事實上,近來日商協會、歐商協會紛紛鼓吹台灣與其母國商談FTA,正是可以樂觀的跡象。

不過我們面對的最大阻力,仍來自內部。從ECFA提出伊始,反對黨及相關媒體即強力杯葛,並極力煽動不受保護主義卵翼的少數產業及勞工,以各種手段攻訐醜詆ECFA,而其主要攻擊手段就是對自由貿易的迎頭痛擊。如果真能奏效,多數人民對貿易自由拚死反對,沒有ECFA,更不會有其他FTA,則連一個出口都不見的口袋陷阱中─活路將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