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瀏覽人次:2207

2015-12-10

需求上升 2016年太陽能動能重啟!55591

太陽能發電不僅具有高度減碳經濟效應的概念,產業的前景發展也絕對無庸置疑,其最大的想像,就是:太陽光照地球表面一小時的能量,若能全數轉換成電力,將可提供全人類使用一年。

一九九七年的《京都協定書》,在最後一七四個國家同意簽署下,達成二○○八年至二○一二年期間排放的二氧化碳,要比一九九○年減少五%的共識,以改善全球溫室效應惡化趨勢,然而,由於美國基於經濟考量未同意簽署,以及中國大陸未在行列中,加上當時綠色能源的技術發展還不成熟,因此自協定生效以來,成果不彰到幾乎形同虛設的地步。

由於極端氣候越加頻繁,加上綠色能源發展技術已漸成熟,今年巴黎氣候高峰會高達一九○多國參與,預估其結果不僅將可成功取代京都協定書的內容,更在美國與中國願意帶動示範下,相信將會看到具體且顯著的成果。目前這兩個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大的國家,先後宣布未來減碳政策目標,美國設定二○二五年碳排放量要比二○○五年減少二六~二八%,中國則訂在二○三○年,預計將比二○○五年碳排放量減少六○~六五%。

具高度減碳經濟效應概念

此外,所有成員國也可望達成一個遠程的共識,就是二○五○年時人類不再排放二氧化碳的終極目標,以控制地球氣溫上升的幅度,不超過人類進入工業化時代前的攝氏二度。

至於台灣,根據今年通過的《溫室氣體減量與管理法》,雖然設定二○三○年碳排放量要比目前大減五○%,但若同樣以二○○五年為基準點,則是只有下降二○%,低於美國與中國。

然而,不管各國的減碳目標為何,發展綠色能源絕對是最具經濟效應的減碳手段,以鴻海(2317)今年十月宣布將在河南鄭州興建一座400MW太陽能發電廠為例,完工後不僅可提供生產iPhone所有電力,一年更可減少二.五萬公噸CO2排放。換言之,如果透過興建太陽能發電廠來「中和」中國每年約一一○億公噸的碳排放量,只需蓋四.四萬個便可達成,相較之下,若採取興建大安森林公園的方式來吸納CO2,至少要蓋二八三○萬座才能創造相同的成果。兩者懸殊的減碳效應,正可說明未來綠色能源的發展,對於各國政府達成減碳的目標,將產生極大助益。

太陽能發電不僅具有高度減碳經濟效應的概念之外,產業的前景發展,也絕對是無庸置疑,其最大的想像,就是:太陽光照地球表面一小時的能量,若能全數轉換成電力,將可提供全人類使用一年。

當然,太陽光照地球表面全數轉換成電力,是一個不可能的假設,但其背後所代表的意義,就是太陽能發電不僅是一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能源,更具有大幅降低石化燃料發電或核能發電的環保效應。

估二十年後將成最主要電力來源

如此龐大的能源想像,不僅支持太陽能產業未來市場大幅成長需求,更讓美國傳奇創業家,同時也是Tesla創辦人Elon Musk繼今年年初發表「未來世界,人類開車將視為違法行為」之後,四月底再度預言:「太陽能在二十年後,將成為最主要的電力來源,占整體市場的比重將可達到三○~四○%。」Elon Musk對太陽能產業的樂觀預估,同樣也獲得國際能源署(IEA)的支持,IEA預估太陽能將在二○五○年躍居全球最大的電力來源,較目前不到一%的市場占比,呈現出跳躍式的成長。

至於對台灣太陽能產業的看法,筆者在二○一一年獨家專訪中美晶(5483)總經理徐秀蘭,與綠能(3519)總經理林和龍之後,發覺當時全球太陽能板的「供給」大於「需求」非常嚴重,二○一三年供給已達到60GW,但需求仍只有40GW,在供給大於需求將近20GW下,廠商的殺價競爭與產業淘汰競賽勢必會不斷上演。

不過,近期在重新追蹤太陽能產業時,看到了今明兩年的市場需求預估,分別來到53GW與58GW,換言之,若沒有太大的意外,二○一六年將會是太陽能產業供需重新恢復的一年,至於受惠程度的高低,上游廠商將會高於下游廠商。